桃花绘扇🌸

入坑前小红心的数量是300+,现在1800+了,我到底看了多少同人啊😂😂😂🙋

追连载太多的后果就是太太们每更一章,我都要翻到第一章回忆下这篇是哪篇来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哭又笑

(你是智障吗

懂了,结合那位zzzzzz姑娘遇到的“人肉”,就是黑明显搞事的。

川如色:

昨晚收到两次邮件,今早lof账号就被迫重新登录

我的Q很多人都知道

所以如果你不知道,可以来问我啊,嗯?


太太们,记得经常改改密码哦:)

哎哟我的天,翻翻以前的文章萌的CP羞死了,尤其某一个黑历史CP,正主恶心删删删,一方利用另一方红真的好恶心,想把过去的自己掐死

说给已脱粉的 @zzzzzz å‰è¾ˆï¼Œä¸æ’•é€¼ï¼Œé»‘子滚

入坑很晚很晚,tag下基本都算前辈

有账号安全问题可以联系客服可以报网警,真受到人身威胁还可以报警,恕我直言试图上你号的就确定是cp粉?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这个tag的笑话,混水摸鱼的也是有,你打tag是委屈,现在那篇人肉没有了也请你删掉谢谢,还tag一个清净。

这不就有两个看笑话的?


脱了粉还打tag汇报个人动态的行为,评论下有妹子好好说让报网警您也不听不想,置气发泄不满,真的没意思。

你主页有数不清的祝叶修快乐,伤心脱了粉不爱cp了理解,黑子们和看笑话的嗤嗤笑周叶时你也可以不在乎,毕竟不爱了。

但叶黑多的很,您这种“我为老叶抱不平”时不时来tag说两句,恕我直言和叶黑差的也就是在我们眼里您是爱着他给他招黑,黑子是找黑点,花式给黑子提供笑料了。“哎哟脱了粉还来舞一舞,啧啧啧啧叶粉也就这点能耐了笑死我了hhhh”,一边举着爱叶就想看tag还能怎么黑他,一边给叶黑提供思路。您要还真爱叶修就请控制自己的行为,您要是早不爱了或者认为黑子那黑料那么多,多我一点也不算多!并且那些祝福是懒得删,就当我全篇是在讲废话吧谢谢。

也别说我给您扣了好大一顶帽子,在我看来您的行为真没什么区别了。


最后,我也分不清您还爱不爱,也不会搜索你的信息试图登你邮箱,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以后看到一次举报一次还tag一个清净。


已经看到我就删tag了。

一个小小的表白♥️

给今天还在更新的太太们比心,能做的不多,只能多点蓝手和爱心,粮现在还没啃完,谢谢太太们了!

........真的哭出来了,他俩明明这么好

改主意了,明天再删,不管不管,就是想让太太们看到

爱心午餐销量过2万啦!修修和孩子们谢谢大家!
买午餐会使心情变好٩( 'ω' )و

学生党买的不多,希望他好。

【【高亮】】关于【全职高手是群像小说】的说法

全网搜了一圈,只有这篇文章盖章过

阅文原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9nsBttjtQe4TH-Eia-gAJQ

但这只是通稿,通稿广告味浓,能不能当证据有待商榷。

下面才是重点

另外有种说法也是传的最多但没有截图的说法,有人私信官方,官方说是群像,没有主角,没有找到截图,也不知道是谁私信的,大家因为生气都在传。有截图的可以提供下?

没有截图的事希望大家不要再传了……越传越多,传的多了最后没有真凭实据会被嘲,会被说造谣卖惨碰瓷。

有了截图此文章会删掉,对官方态度问题上做到不针对角色。

某天叶不修发了一条图片微博

“看我浓眉大眼一脸纯良,一看就是个好前辈,要不要加入兴欣训练营?”

评论里职业选手们以黄少天为首纷纷表示以色招人太他妈可耻了,兴欣臭不要脸

叶神生日快乐!作为一个刚入坑的新人,很庆幸遇到了你!温暖强大又脸T的你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老叶约吗!”
“约么!”
“约吗!”
“约吧!”
“不然来pk!”
“pkpkpkpkpkpkpk!”
被黄少天包围.jpg

B站有太太剪了动画版的周叶!小周出场这么少居然剪出了情节,太太太厉害了!
大家投个硬币可好?๛ก(ー̀ωー́ก)
链接放评论

发一个玉箫老人家绝杀形态,一测二测都没见到,终于........蹙眉的老爷子,长的真好看✨
别人好歹都露了胸,这位老人家包的严严实实!胳膊露了?不算不算!

虽然粉丝不多但还是说一下,lo主很喜欢点推荐,最近进了全职坑更是推荐点的停不下来,关注我的会被刷屏……嫌烦的取关就好!么么哒(* ï¿£3)(ε ̄ *)

先污为敬

这个人就很好........
希望他俩的感情一直这样好下去


第一眼看到这个截图有点想哭

@19 快递速度很快,刚拿到手蛮开心的!从包装到内容都很喜欢!!书皮和封面都好看好看!整本书做工很好啊
感谢太太的文字,也祝太太开年行大运w!

欧酱!!!!!


有个问题

玉箫称呼在场的人为“各位小友”

那么问题来了,玉箫美人(老人家)多大岁啊www

excuse me??

你买吧,我帮你付钱
打钱
excuse me??这男友力??

喝醉的K……变软了些,但是好撩啊?!
这个人喝醉还不闹,好棒_(:3」∠)_
被声音苏的不要不要的……

【如您期待】

8话剧情延伸短打

设定为8话石板被吊走时小白追了上去落在石板上,灰王使出雾霾技能令大家无法追击,小白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直到落地,其他同官方设定一致。

鉴于官方还没讲小白究竟有没有输出,所以在这也设定小白没有输出。

    â€œå°ç™½ï¼â€çŒ«ç‹—的喊叫只能隐约传到伊佐那社耳里,身处浓浓雾气中无法分辨正确的方位,就算作战失败伊佐那社依旧选择了不能轻易送出石板,哪怕自己深陷危境,何况伊佐那社觉得自己应该再和绿之王比水流谈谈,能否改变现状,只有一试了!

       ä¸ºäº†ä¸­å°‰æ‰€åˆ›é€ çš„世界…为了大家…

    

    â€œç£å…ˆç”Ÿï¼ä¸ºä»€ä¹ˆè¦æŠŠç™½é“¶ä¹‹çŽ‹ä¹Ÿå¸¦å›žæ¥å•Šï¼â€äº”条须久那坐在桌子那头不满的看着伊佐那社,明显对在战场上被戏耍很有意见。

     â€œå˜›ï¼Œé¡»ä¹…那不要气愤了,磐先生这样做肯定有道理的,更何况美丽的白银之王前来做客不是很美好吗”御芍神紫翘着大长腿坐在沙发上照镜子“讨厌,黑眼圈加重了,一定是昨晚没睡好”

      â€œè¿žç´«ä¹Ÿï¼â€

       â€œå¯¹å¯¹ï¼Œè¿™å¯æ˜¯ç™½é“¶ä¹‹çŽ‹å•Šï¼Œæµé†’来后肯定会高兴的”好爸爸磐舟天鸡如此讲到,对于自家儿子比水流的心思第六王权者灰之王再了解不过了,秉承着儿子开心我就开心的原则,磐舟天鸡越想越觉得没把伊佐那社从石板上赶下去是很好的决定,何况对面的第一王权者也不是怒气满满的样子,相反,平静的很。

       ä¼Šä½é‚£ç¤¾å°†ç»¿ä¹‹æ°æ—çš„相处看在眼里,家人般无距离的相处令他想起了自己的氏族

       ï¼ˆå°é»‘å’Œneko一定很担心吧,唉,真不该脑子一热就冲了上来呢)

       æ²‰é»˜äº†è®¸ä¹…后伊佐那社缓缓开口”请问贵组的王,比水流什么时间会醒来,我想要再次和他谈谈关于石板的后续问题“

       â€œå°æµçš„话应该快醒来了”

       â€œèº«ä¸ºçŽ‹æƒè€…却选择辅助另一位王,令我吃惊”伊佐那社盯着磐舟天鸡

       â€œå˜›ï¼Œæˆ‘只是一位爱喝啤酒的中年大叔而已,不过只要是小流想做的事我都会支持的,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哦”胡子拉碴当代好爸爸磐叔如此讲

       â€œæ”¯æŒï¼æ”¯æŒï¼â€å†°ç®±ä¸Šçš„掉毛鹦鹉琴坂重复着

       é—»è¨€ä¼Šä½é‚£ç¤¾çš±çœ‰å’¬äº†å’¬å”‡ï¼Œï¼ˆçœ‹æ¥ä¸ä¼šå¾ˆé¡ºåˆ©å•Šâ€¦â€¦ï¼‰

     â€œç£å…ˆç”Ÿï¼ŒçŸ³æ¿å·²ç»æ”¾ç½®å¥½äº†å—,此……”比水流边讲话边走出房门,猛然看到客厅里多了一位白发白衣的男性时想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反应过来此人的身份后比水流掩饰不住上升的心情和微弯的嘴角,“这可真是令我吃惊啊,白银之王”,语气里的热情和其他的情绪令伊佐那社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可能是在其他氏族的地盘上,伊佐那社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â€œç»¿ä¹‹çŽ‹ï¼Œæ¯”水流,我前来只想为石板的问题再次和你谈判,请不要拒绝我”

      â€œå“¦å‘€ï¼Œä»€ä¹ˆæ ·çš„谈判?我以为上次的谈判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谈判失败很可惜的说”比水流紧盯着对面的人

        ä¼Šä½é‚£ç¤¾æŠ¿äº†æŠ¿å”‡ï¼Œä»¥ä¸è¾“对面的气势开口“我希望进行一次单独的谈话,这次我方的作战失败让我重新考虑了你我应该还有其他的相处方式。”

        æ¯”水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如果您期待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阿道夫•K•威兹曼”

END

题外话:就觉得昏迷醒来后的比水看到自己偶像出现在眼前应该会很开心ww不仅抢到了石板还顺回了偶像,作战大成功√

一口气打出来没检查,欢迎捉虫。

【K黑】Everything is nothing·2

NEBEL:

难得写一次这种风格,叫什么来着?细水长流,慢慢相爱。


电梯指路






Everything is nothing·2




纯黑的身体素质不太好,感冒发烧虽算不上是家常便饭但也确是高频事件了。家里有药箱,觉得不舒服了就找点药吃,然后该练习的地方还是照常练习,要做的攻略和视频也不能落下。若是不严重,家人没发现,他也不会去提起,哪怕食之无味也要对辛苦做饭的母亲说一句味道很好。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想让亲近的人担心,他的个性如此,改不掉也不想改。


无意识地抬起手,纯黑摸到了额上一个有些发凉的东西,再次睁眼时,遮光布已经被拉到一旁。北京的早晨雾蒙蒙的,阴影罩下来,瞧不见太阳,但至少算是重见天日了。他摇摇晃晃地支起身子,才发现刚刚右手摸到的是一个退热贴,撕下来丢在床头柜上,再伸手探了下额头的温度,发现已经不怎么烫了。


这算是…好了吧……?


纯黑还没忘记自己这是在K家里,昨晚他争得K的同意成功达成洗澡成就,出来时发现衣服和浴巾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好了——当然行李箱的密码他已经事先告诉过K了,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的。可还是不得不说,K这个东道主当得实在太好,好得哪怕纯黑自觉是个需要被照顾的病号也忍不住不好意思。他不喜欢依靠别人,游戏里开开玩笑抱个大腿也就算了,现实里,面过一二三次基也就算是到尽头了。


好都好了,就没理由再麻烦人了。纯黑这样想着,干脆掀开被子下床,在墙角的行李箱里翻找衣服,平时再放肆,三次元还是有分寸的。


“咦,你起来了?”


纯黑正半蹲在行李箱面前,手里拿着一件长袖,他侧过头,看见K端着一杯水,另一只手还扶着门把手。


“换衣服是吗。”K走近一些,顿了顿还是把水放在了床头柜上,“行吧,那就换了再吃药。都给你放桌上了,还是吃两粒。”


纯黑刚脱下身上的睡衣,皮肤接触到冷空气轻微抖了一下,他立马套上一件衣服,回身发现K还站在那盯着自己看。想起昨天晚上这人哄着催着吃药的事,他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走过去三两口把药给吃了,然后抬眼去看K,带着股莫名其妙的骄傲自豪,那表情就像在说“我吃都吃了,你还看什么看”。


K笑了笑:“这是饭前吃的药,待会得吃点东西才行。粥喝么?”


粥?纯黑皱眉,身为一个作息极其不规律的游戏宅,他已经很久没吃过早餐这种东西了,突然提起这个词真是要多不习惯就有多不习惯。而且……


“别,太麻烦了。”他到底不想别人费事,K就算了,再麻烦他家人多不像话。


“可是我都煮好了啊。”K又是笑着说,他总爱那样笑,笑声轻的像羽毛,直挠到人心坎。


“你?”纯黑从箱子里翻出一条裤子,还没来得及穿上就忍不住回头挑挑眉看着对方,“你还会弄厨房那一套?我可不信,别拿其他人做的来唬我。”


“唉,你说我唬你图什么,下次有机会我现场给你露一手。”K摇头,一副不被信任伤心欲绝的模样,“我爸妈听说我要接待你们这一大帮人,早几天就拖着箱子出去旅游了。你不吃我做的,还盼着来个田螺姑娘不成。”他拿起杯子往门边走,忽然又想起纯黑微博下的某些评论,笑着补充了一句,“或者你在期待我家也有乌龟可以成精做饭?”


“恩恩恩,接着扯。”纯黑背对着门,自顾自地换起了裤子。


 


约摸过了半小时,纯黑坐在餐桌前,眨巴着眼睛看K从小锅里盛了一碗东西在自己身边坐下,在此之前,他是真的一丝半毫也没信这人说的话。


“姑且尝尝吧。”K把碗推到纯黑跟前,示意他多少吃一点。


纯黑用一种见鬼般的惊恐眼神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K,撞上一张期待的笑脸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低头舀了一勺粥直接往嘴里送。


“唔、我靠!好烫!”


这一口吃下去,从舌尖到整个食道,都变得和昨晚的额头一样,在火里翻来滚去了似的,他压根没尝到吃下去的东西是个什么味儿,更没心思把刚才打好腹稿的一通美食家调论说出来。


“你这吃法也是没谁了…..”K的语气嫌弃极了,但还是眼疾手快倒了一杯凉开水给纯黑,“咱从边上慢慢舀着吃行么。”


“唔唔!明明是你这个弄太烫了!”被嫌弃的人猛灌了一口水,又差点呛到,“咳咳,你知道我吃不了这么烫的呀!”纯黑受不了,感觉自己整根舌头都被弄得麻木了,他稍稍伸出舌尖,希望帝都的低温空气可以帮他逃过这一劫。


“得,这锅我不背啊”,K拿过碗和勺子,示范性地舀了一勺粥,递到纯黑面前,“你再试试,看到底是谁的锅。”


“不是妹子喂的我不吃。”说话的人堪堪收回舌头,咂咂嘴。


“………那我自己吃了。”


“你等会、诶,”纯黑一把夺过K手里的餐具,这一旦给了他的东西,哪有要得回去的道理,“你拿给我,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吃。”说完他便就着K盛好的那勺,吹了会气慢慢吃下去。


K盯着他吃下一口,犹豫着问了一句:“怎样?”


“嘛,嗯,还行吧。就是比我差点。”


K听了这句典型的纯黑式夸奖,含着笑意附和起来。


 


这其实算是早午餐,十点过的时间,对于平时的纯黑来说算是刚刚起床的清晨,但此时作为一个来旅游的人,这个点可以说是相当晚的了。他一边吃着K做的粥一边听对方给他讲其他人的安排,说是八点多就往长城去了。至于昨天卷毛和林子拍着胸脯说好的要一起看升旗,结果自然是没一个人起得了床。纯黑听到这,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不去他们能不能行。


“我让我一朋友带他们去的,没问题。”K答道,却不作更多解释。


想想也是,一群大男人怕什么,即便有个新的小伙伴,共同话题也该很好找,哪怕只说游戏和妹子,扯上个三四天都铁定可以,弄不好还能诞生一个新的好哥儿们。到底是病人要紧,纯黑设身处地想了一下,要是K在济南出了什么状况,他也不能丢下这人自生自灭自己带头去跟大伙嗨,这算是….东道主的责任心?


K见纯黑只点头不说话,便又开了口:“你这样要出门么?我觉得第一天最好再歇歇。”


“闷着多无聊啊。”纯黑的面部表情相当活泛,嘴里还有一口粥,唇瓣却稍稍撅了起来。他一向认定做什么都该好好做,既然是打定了心思出来玩的,要是还窝在室内,那还不如不出门在家里自在呢。


“那就去附近逛逛?”K悄无声息地把视线移开一点,语气有点心不在焉,“我家附近不远还有几条老胡同来着,京味儿挺浓的。”


纯黑舀了最后一勺,也没抬头:“行吧。”


“这就对了,”恢复了那种从容自然的笑意,但K的声音还是有种说不出的低沉,“你就安心跟着我这个大腿,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正宗当地特色,保准比那群家伙玩得还好。”


 


TBC


日更这么厉害,我自己都害怕了起来。K黑大概有毒。



【K黑】Everything is nothing·1

NEBEL:

我已溺死在K总的男友力里。




Everything is nothing·1


 


纯黑醒过来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暖黄的室内灯光迷蒙了视野,和他平时所面对的白炽灯不同,这个放置在他旁边的光源带上了奇妙的温暖,甚至可以说,有些发烫的感觉了,弄得他有几分不舒服。他不记得什么时候自己的床头柜上有了这种灯,但是却没有多余的精力细想下去,浑身乏力让他产生了一种刚刚进行了长途马拉松的错觉,连口干舌燥这一点也像极了。但除非脑子抽了,或者是做梦,纯黑确信自己绝对不会去参加这种健康向上的体育锻炼。他把视线稍微移开,看见了厚重的黑色遮光布,还有花纹繁复的窗帘,灯光不够亮,看不清那些互相纠缠着的花样到底是怎么叠加交错的。


是梦吧,纯黑想着,一向秉承简约主义的人家里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欧式家装。可是温度却是如此真实,那暖得过分的灯光,似乎在他的脸颊和额头上都种下了火苗,再稍微炙烤一会就会红得叫人惊呼了。


他尝试抬起右手,发现四肢变得好像不属于自己,动起来异常艰难,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回身体的掌控权。藏匿在温暖被窝中的手刚一伸出来,就被四周的冷气惊得轻微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才让手背搭上额头,猛然席卷而来的高温又似漩涡般将他吞并。热烘烘又乱糟糟,方才的动作就像是触碰了某个开关,让他的思维土崩瓦解。地狱也无非是这种光景,他在无边黑暗中堕入岩浆,周身滚烫,望不着去处也瞧不见归途。


“……醒了?”


虚幻的灯光中忽然响起声音,右手触到了一个微凉的东西,再片刻,同样的温度接触到脸颊和额头。他在一半火焰一半海洋中挣扎,拼命抱住这丝凉意,瞬死瞬生。燥热的感觉稍微被抚平,纯黑舒服得轻哼出声,他再次睁开眼睛,在明亮的光线中勾勒出一个人形。


这人穿着大衣,满身寒意风尘仆仆,他的一只手还抓着自己的右手,另一只则停留在额间,那股冰冷便是他的救星了。


纯黑终于把某个名字和眼前的人对上号,也想起了自己此刻正身处北京的事实。


“K……”他尝试出声唤着。


“嗯。”K先应了一声,然后轻声说,“先吃了药喝点水再说别的好吗?”


说什么?纯黑还没彻底理清思绪,他自己都不明白刚刚那声名字之后该接些什么话,他好像没什么想问的,但又觉得现在看到的一切都需要一个人来解释前因后果。


K扶着纯黑坐起身,靠在枕头上,然后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递到对方手里,确定他能拿稳便又在一个塑料袋里翻找东西。那袋子上印着药房的名字,再加上还没来得及脱下的外套,不难看出他是刚买完药回来。


“你先喝口水,不烫的。”K见纯黑没什么动作,就是呆愣着看自己,不禁回以他一个微笑。他把水杯塞到纯黑的左手里,然后又把掰下的两粒药片放在他右手掌心,“喝了吃这个,等会我再给你倒水。”


纯黑心里还乱着,平日好玩闹的性子都被病毒压了下去。他乖乖喝了水吃了药,然后又只能盯着K,眼神像极了等待老师下一个指令的幼儿园小朋友。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和众人聚餐的时刻,无力去追究到底是谁发起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帝都游,他想起高铁旅途中的几个喷嚏,还有到北京站时下的一场雨,以及单薄的黑色风衣和胃里翻涌的酒精。前因太多,但都不重要了,那些混乱的画面对现在没有丝毫帮助,现下则是超过了他的所知,而他也暂无功夫去理顺这团乱麻。


“睡觉吗?这药吃了应该会犯困吧。”K接过空杯,在纯黑过于强烈的视线注视下如常的语气平缓温和,“虽然才十一点,但多睡些也许会好得更快。”


纯黑点头,他难得如此乖巧,盖上被子躺下,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他们人呢?”


“去酒店了。”K回答着,想起了些什么神情变得又无奈又好笑,“谁能想到你把身份证给锁箱子里了呢,酒店不给住,只能让纯黑大神屈居我这儿了。”


他瞧纯黑空眨着眼睛不说话,忍不住又补充:“看你是又喝多了也烧糊涂了,但行李箱密码倒是怎么都问不出来。我们可是把你的还有所有人的生日都试了一遍呢。”


“……蠢不蠢呀。”纯黑吃过药觉得好受了些,虽然还不能搞出些什么大名堂,但听了K的解释和玩笑话至少也能稍逞口齿之快了,“哪个大老爷们儿会用其他男人的生日做密码。”


“是是是,要用也是用妹子的生日是吧。”K一边说着一边去把纯黑还晾在外面的两只手塞进被子里。


“你干嘛…?”纯黑皱着眉头对上K的眼睛,手在被子下不安分地想要钻出来,“不行我热……”


K隔着被子扣住他乱来的手,轻声警告道:“别动,热也得忍着。”


“我都出汗了……!”纯黑的声音提高了些,“真不能就这么睡了,我还没洗澡。”


本来因为高烧灼热带来的糊涂劲似乎在顷刻之间全没了,纯黑觉得这事真的是太严重了。他现在还穿着自己的黑色长袖T恤,白天那大半日的风尘和晚上的酒气混合,还有汗,这样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抿紧了嘴唇,越想越嫌弃,挣扎着重新坐了起来,一眼就看中了卧室自带的次卫,看着K又重申了一遍:“我要洗澡。”


许久之前的“停水事件”还历历在目,K瞧着纯黑那一副绝不松口的模样,踌躇半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TBC

存设定【恶魔×修女】草稿

不想出门:

年轻的恶魔llf被追杀逃到人类的教堂,被年幼的hrt救助,多年之后llf成为魔王,假扮成神父混进教堂寻找hrt。由于hrt是小时候被修女收养所以一直当成女孩来培养长大,再次重逢之后llf才发现hrt的真实性别。两人相恋不久后恋情暴露,hrt遭到教堂的驱逐并受了重伤,llf救出hrt并把自己的血给他喝下让他也变成了恶魔(be路线是hrt重伤死去llf杀掉了教堂里的所有人)最后两人私奔过上性福【划掉】快乐的生活。















ps.恶魔很难分清人类的性别,主要靠身体形态的不同来区分,所以袭胸之后才发现hrt是男的23333





7话感想

小白和比水都是死过一次还活着的人,石板所赋予不变的特性使得小白可以重组身体,比水失去心脏后也因石板的力量还活着,都是石板选中的人待遇和心境却不一样,真是很微妙的感觉呢。不变vs变革对立的属性也在这上面有了对比,也理解了比水对小白的“敬意”,正如官推所说两人有相同点,和氏族之间没有距离的相处以及命定的相克令我认为这对CP又萌又微妙。

小白和比水大概吵不起架吧www比水的讲话方式很难吵架吧w小白也是很温柔的人

绿王生日官推翻译记录一下

比水是和小白有相似的人物,双方都给人一种少年感,和氏族间的关系也是对等的。家庭感的部分很相似。 

对称的部分【与社会断绝关系在天空流浪的旁观者】的是小白,比水是【在网络中无限扩大潜伏在地下的阴谋家】 

不仅仅如此,【把自己打算改变世界的“梦想"作为理由并受到了挫折】的小白和【现在正打算继续那个梦想】的比水。对于小白而言,”不成熟的自己“重新出现在眼前的存在。作为【自己所犯的罪孽的终结者】,必须阻止那种行为。 

从比水的角度【想要实现自己所尊敬的人所放弃的梦想】,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有种毫无恶意却做的很荒唐的感觉,搞不好会感性地以名为梦想的善意毁灭掉世界的。这就是比水的魅力,也可以说是危险性。

总之就是“您是我所崇拜尊敬的人!”(这句话不是官推)

【比伊】色系十五題

o小玄o:

4.吞噬之綠15.侵染之白


 


 


 


比水流醒來時窗簾外已經透出微光,轉頭看著睡在身旁威兹曼,被子已經滑落至腰部身上的各種痕跡顯示著昨晚的事,順手為對方拉上被子,輕撫著他的髮時比水流不由得想,這算是一种病态吧,迷戀著對方的一切。


 


再遇到對方前比水流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独占欲會如此的大,從第一次見面起比水流就知道自己被對方深深的吸引著,不管是亮眼的白髮或是臉上溫柔的笑顏對方一切的一切都吸引著比水流。


 


慢慢的靠近、熟悉,但是距離越近越熟悉對方,越是感覺不夠,想要在更近想要把對方的所有都佔有,發覺時比水流已經身陷於名為阿道夫·K·å¨å…¹æ›¼çš„一切、迷戀他的一切。


 


接下來就像每對普通的戀人一樣追求、告白、順理成章的在一起,在第一次結束後比水流將對方抱在懷裡,他感覺到體內興奮感怎樣都無法消去,终于、终于是自己的了,永遠屬於我的……


 


從回憶中回過神的比水流看著因感受到自己的觸碰而醒來的威兹曼緩緩的勾起了笑,吞噬之綠與被侵染的白不是很合適吗?



三观不合./绿白

kryspha:


觉得流酱叫小白先生的话特别苏maya
可能小白就对这种type的束手无策


“你能不能别再用这个称呼了?”

“是什么呢,先生?”

“啊——就是这个…!”

“这可是我对您的尊敬啊。”

“…那你难道正常些说话,就会失去对我的尊敬咯?”

“不…这是为了提醒'我和您之间天差地别'……”

“可我们明明是平等的?”

“——这是为了控制住自己——若我们平等,我不知道会对您做出什么。”

“太变态了我除了报警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对您的尊敬啊,先生。”

“所以到底为什么石板会把你这样的……”

“是出于您的意志。”

“不石板它是自行选……”

“但您是一切的起源。就是您,都是您。”

“想到是先生您选中了我,我就……”

“……吓得我都坐到了地上。”

“那我扶您起来。”

“你……真是比教会的那些老头还要令我不愉快。”

“真的吗?那我是不是最能影响您情绪的人?这真令我高兴。”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不愿意和我一起开创新世界吗?”

“流,你大可以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

“……和我在一起吧,先生?”

“吓得我裤子都掉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显示更多内容